“小九真漂亮!”

  冰肌玉骨,秋水为神。慕容嫣的美丽,完全是一种超乎于性别之上的,介乎艺术与幻想中的层次,就连一向不在乎外在形容美丑的襄儿姐姐看了,也忍不住出声赞叹!

  “姐姐说什么呢!”

  慕容嫣小脸红扑扑的,分不清是被浴房的热气熏红的,还是因为害羞所致。看着自家姐姐笑盈盈的目光,她不禁心中微微发窘,不等褪去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的时候,她就立刻迫不及待的躲入水中,将身子压得低低的,只露出半个脑袋留在水面。

  浴池宽敞明亮,深有数尺,四壁是都铺着一层洁白如雪、隐隐透着半透明质地的玉石,这些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玉石,被一块都如夜明珠一般,绽放着柔和的白光,因此整个浴房之内,虽然四面封闭,并无灯火光源,但是却像是装了日光灯一般,宽敞透亮。

  而这些浴池白璧发出的湛湛白光,在清澈透明的池水折射之下,又在整个浴室之中倒影出一道道微微波动的斑斓条纹,看起来五彩缤纷,美轮美奂。

  晶莹似壁的浴池,五彩缤纷的光晕,以及氤氲蒸腾、如梦似幻的雾气,顿时将整个浴室衬托的像是神话中的美丽仙境一般。

  嗅着如草木朝露一般的清新奇香,慕容嫣浑身被温暖的池水所包裹,那柔和的池水带着微微的波动,温柔的冲刷着她的肌肤,仿佛母亲的怀抱一般,轻轻滋润着她的肌肤,舒缓着她的疲劳,让她顿时觉得浑身舒泰,原本疲惫欲死的精神顿时猛然一震,全身的毛孔都不有自主的舒张起来,尽情的汲取着热气与药力,舒缓着剧烈运动后的疲惫与疼痛。

  “爹爹是天下第一美人儿,大娘娘也是天下第一美女,小九你兼具了爹爹和大娘娘的优点,将来也一定是天下第一美女啦!”

  看着害羞的躲进浴池中的慕容嫣,襄儿姐姐不禁嘻嘻笑了起来。

  我才不要做什么天下第一美女呢!慕容嫣将半只脑袋埋在水中,咕噜咕噜的暗暗嘟囔道。什么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美女都是要被猪脚推到收集的后宫成就,她才不要树这种flag呢!

  不过当慕容嫣气鼓鼓的昂头,想要向襄儿姐姐表示抗议的时候,却不禁一呆!

  此时襄儿姐姐已经褪去了所有的外衣,浑身只披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纱衣,露出了无限美好的动人曲线,和炫目夺神的无暇肌肤。襄儿姐姐比慕容嫣大上好几岁,纤细窈窕的俪影已经带上了几分少女的朦胧风姿。她的肌肤如婴儿般细腻,白皙中透着健康的红润,窈窕娉婷的身体曲线,线条柔润,即不显得消瘦,也不显得丰腴,反而恰到好处的带着点点少女的蓬勃朝气。

  襄儿姐姐赞叹慕容嫣是未来的天下第一美人,其实她本人又何尝不是一位让人一见神迷的倾国绝色呢!而且相比于还是一片平坦青涩萝莉身的慕容嫣,已经开始展露少女的萌动风情,胸前的那两处青涩蓓蕾也已经如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发育的襄儿姐姐,显然更加的吸引人。

  “咦,小九你怎么又发呆了?”

  襄儿姐姐看到慕容嫣呆呆看着自己,不禁有些好奇的走到池边,背负双手,深深的弯下腰去,凑到了慕容嫣的脸颊跟前,端详了片刻,突然强忍着笑意道:“阿九你还真爱发呆呢!难怪燕燕常说你是小呆子呢!咦咦!你的脸色怎么越来越红呀,水里有这么热嘛……”

  看着襄儿姐姐靠的越来越近,慕容嫣的目光不禁从姐姐的雪白脖颈上下移,顿时仿佛喝醉酒了一般,脸颊酡红一片……

  襄儿姐姐却不知道自家的小嫣妹妹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疑惑的看了看仿佛浑身都冒着蒸汽的慕容嫣一眼,又探手试了试池中的水温,不禁有些不解的道:“水的温度刚刚好,也不算热啊!”说着目光又转移到了慕容嫣身上,突然一笑道:“小九你的心跳的太快了,嘭嘭嘭的呢!我都听到啦!”

  慕容嫣顿时大窘,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般,飞快的转移开目光,十分心虚的缩到水池之中,不敢再看自家姐姐。

  襄儿姐姐倒是觉得自家妹妹的反应又奇怪又好玩,这种类似的反应,其实她也看到过很多次了!这几年,随着她身材渐渐长开,走在外面,有越来越多的各色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尤其是那些年轻的侠少,他们总是在背后偷偷摸摸的打量着自己,但是当自己顺着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他们又总是飞快的移开目光,虽然他们总是尽力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那砰砰乱跳的心脏却是怎么也瞒不过她的耳朵的。

  慕容嫣十分心虚的缩在水中,不敢冒头。虽然说她此时已是女儿身,与姐姐赤身,同池共浴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看上两眼自家姐姐的身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完全不需要心虚害羞。但是不知怎么的,慕容嫣就是没法控制自己,那源自心灵之中的深深的羞怯,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纵然她理智上知道自己完全不用心虚,但是来自这个身体本能的反应还是让她躲在水中不敢出来。

  所幸北冥神功气脉悠长,就算慕容嫣现在还不懂得怎么将外呼吸转为内呼吸,但是这一口气也足够她憋上好久,哪怕在水中待上几十分钟也不会觉得气闷。

  襄儿姐姐的武功比慕容嫣高出很多倍,慕容嫣在水底运转内力,憋气不出来。她自然是察知的一清二楚,不过她对自家妹妹的奇怪反应感到十分有趣好玩,但是对慕容嫣运转内力时隐隐透出的雄浑内力更为感兴趣。

  “北冥神功气脉悠长,根基雄厚,在天下武功之中,号称真气雄浑第一。果然是名不虚传呢!”

  慕容襄感应着慕容嫣四肢百骸中潜藏的雄浑内气,不禁暗暗有些咂舌,纯以真气的度量而论,慕容嫣体内积蓄的内力已经超越了寻常内家高手修炼三甲子的储量,已经接近先天之前,内家高手所能臻至的极限。

  虽然说先天真气与后天内气在质量上有着天与地的差距,就算修炼一甲子的后天内气也未必能够抵得上修炼十年的先天真气,但是无论什么东西,在数量上堆积到一定程度,还是会量变产生质变的。

  更何况北冥神功这种最为重视积蓄的功法,一旦突破先后天限制,其真气的储量又会有一个飞跃式的提升,其他功法与其在内力真气积蓄上的差距只会增大不会缩小。

  只是北冥神功诚然厉害神妙,自家的父母姐妹也是不吝对小嫣妹妹灌顶传功,但是耐不住小嫣妹妹自己喜静不喜动,除了对道家静功有所兴趣之外,对舞刀弄枪的辛苦外功一向没什么兴趣,只怕真正动起手来,她连这一身雄浑绝伦内力的十分之一效用都发挥不出来。

  同时慕容襄也明白燕燕为何会采用如此严厉的手段锻炼小嫣妹妹,因为只有这种接近极限的压迫,在能最大限度的调动起慕容嫣本身所蕴含的雄浑力量,最大限度的压榨出她的潜能。

  北冥神功,吸纳功力,集众之力,集腋成裘,积沙成丘,最不缺的就是真气内力,其所欠缺的,只是怎么尽可能的将力量发挥出去而已。某种意义上说,慕容燕针对小嫣的训练手段,是最为对症下药的方法。

  只是论起教书育人,身教虽然能最快速的提高慕容嫣的身体素质,但是对于武学素养的提高,武道境界的晋升,却并不一定是最有利的。

  同样身为武学大家,慕容襄虽然自觉自己在武力上比不过剑魔转世的燕燕妹妹,但是在教学育人上,却是绝对能胜而过之。

  “小嫣别躲藏啦!没有特殊的推拿手法,只凭你自己的内气力量,是没办法化解燕燕的潜藏剑气的!”

  慕容襄坐在水池边沿,半只小腿侵泡在水中,一边悠然的划来划去,一边笑嘻嘻的向水底的小嫣妹妹喊话。

  慕容燕对小嫣妹妹的训练自然不只是对练时的压迫那么简单,她每一次击中慕容嫣时,都将一丝丝剑气打入了小嫣的身体之中,这股潜藏的剑气分化入微,散入经络筋骨肌肉乃至细胞的极细微处,不仅仅能够在对练的过程中放大慕容嫣的感官神经、刺激她的肌肉经络的潜能,甚至还能留存到运动之后,不断刺激着她的身体生机,恢复潜能。

  这种手段原意固然是好的,只是秉承着慕容燕一贯简单粗暴的手法,在得到好处的同时也不免吃不少的苦头。化解慕容燕潜藏在体内剑气,固然是慕容嫣对自己本身内力掌控的一次很好的锻炼,可惜过程太过痛苦艰辛了些,凭借着慕容嫣本身的能力还难以完成,以往她都还需要借助侍女的推拿按摩指力手法相助,才能完全化解呢!

  这不,她因为害羞躲在池水中不肯出来,还运气内气屏住呼吸,结果反而触动了慕容燕潜藏在她体内的细微剑气,这会儿正开始吃苦头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全文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唐之我是独孤凤,大唐之我是独孤凤最新章节,大唐之我是独孤凤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